中文版 | English |

栏目导航

【深度扶贫】扶贫专干的故事:我的敦巴格


时间:2018/04/09 18:27:38
来源:
作者:闪婧婧
点击数()

春分已至,草木焕新。直挺的杨树抽展新的枝芽,绿色的麦田蜷伸好奇的头角,温柔的杏树和桃树不甘示弱,开苞簇簇花朵,一片又一片地落在地上,有时会有些恍惚觉得这又是在哪片世外桃源,而敦巴格村的春天正静悄悄、轻柔柔地走向我们。

undefined

很多人说和田的春天是猛烈的,掺杂了沙尘、黄土与如刀一般的厉风。可自小在“风城”克拉玛依长大的孩子,虽也对于沙尘有些许无奈,可又总觉的和田的春天竟是有些温柔的,请你给我5分钟,听我讲讲,我的敦巴格。

1月30日在机场等待出发时,同事们都在彼此交流议论着村名的含义,说到敦巴格时,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,一旁的长辈告诉我,敦巴格是“鼓”的意思。敲起锣,打起鼓,欢天喜地过日子这是我当时脑海里唯一浮现的想法。

undefined

初次触到和田,是有些许微风和并不那么寒冷的冬夜,我记得那晚机场的人潮很喧嚣,我有些恍然,有些迷糊,也竟有些我是谁,我在哪儿,我在干什么的迟钝。

作为新疆医科大学今年派驻深度贫困村的高校教师,学校保证了我们所有人在村第一书记入驻前到位,所以我们一行14人是墨玉县扎瓦镇“访惠聚”入驻村里的第一批人,1月31日早10:00,我来到这里,敦巴格第一次、正式地站在我眼前,他显得有些生硬、有些莽撞、又有些羞涩。

undefined

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跟敦巴格的初关系----尴尬,没有比这更适合的词,跟村干部们大眼瞪小眼,比划着我想要的东西,后悔没在临行前多做做语言的功课。“你好呀!”是我来村里以后说的第一句话,对着照片里这个小姑娘----阿依古再丽,显然她无法明白我在说什么,她妈妈不停地把一盘热腾腾的拉面朝我推,指着拉面,指指嘴巴,我明白,但是我连句维吾尔语的“谢谢”都不会说,但也只能不停地说“谢谢”。

undefined

春天的敦巴格给曾经四勤不识五谷不分的我上了太多第一次课:第一次上旱厕因为土路让我三步并两步,两步并一跃着去;第一次学习维吾尔语是入户的路上开始了跟同事小曼的“求学路”;第一次发起贫困户儿童捐赠温暖包的捐款项目;第一次完成社会服务资助类项目的申报;第一次跳进羊圈和禽舍清点养殖数量;第一次被这里孩子过早的成熟懂事而恻隐;第一次看见杏花开放在农户家的门前,把敦巴格的春天衬得那么明亮;第一次看见成片绿色的麦田连着蓝天是那么温柔···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化成一股股暖流,从我心间溢出,又融进基层的尘土,来年开出新的枝芽。

undefined

基层是什么,下高楼、入庭院,它既是辛酸,也是幸福,既是铠甲,也是软肋,最遥远也最亲近。它在一次又一次老乡握住你的手、贴近你的脸时变得幸福而亲近;在孩子们清澈的眼神、围绕着你打转中变得柔软;在忙碌后偶尔的闲暇中变得珍贵而可靠。

所以有时你们嘴中有些无理的“和田春天”,她在我眼中不过是个有脾气的大姑娘,她坚强又平凡,有些笨拙但又倔强的可爱。

undefined

而我的敦巴格,他更像是一个大男孩儿,富有阳光而饱含朝气。有着自己的小温柔,同样也有独属自己的那份坚强勇敢。他真诚向你伸出手,尽其所能给予你他能给出的最好的东西,可这些珍贵需要你用心去发现。因为那些真诚、温柔、美好都藏在老乡热乎乎的手心里,卧在林间地头的田梗上,闪烁在孩子们友好的眼神中,更流淌在入户过程中那一条条道路间。

undefined

最后,请原谅我甚至有些自私地想称呼他为“我的敦巴格”,在这和风絮絮暖阳十里的春天,不知你听见了没,敦巴格的鼓声正在悄然响起······

(作者为新疆医科大学克拉玛依学院学生工作部心理辅导员,现任和田地区墨玉县扎瓦镇敦巴格村扶贫专干闪婧婧)

责任编辑:李建华

主 编:辛萍

版权所有 新疆医科大学 地址: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393号
新ICP备16003979号-1 新公网安备 65010402000143号
访问次数: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