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版 | English |

栏目导航

【媒体新医】病区患者伉俪情深:我忘了自己,却只记得你的名字


时间:2020/08/29 12:32:20
来源:
作者:
点击数()

8月23日,自治区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定点医院4号楼门口,重症医学二科护士长侯芳突然拉住同伴说:“快看,是9床和10床的老两口,恢复得不错啊。”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,和护士们一起渐渐走远。 老夫妻从重症医学二科转到普通病区已近一周,“我对他们印象太深刻了,丈夫已经忘了自己是谁,却依然能记住妻子的名字。”侯芳说。

侯芳在病区忙碌

9床是78岁的李叔叔,他患有阿尔茨海默症(老年痴呆症),时而安静时而烦躁。进入病区的第一天,侯芳和同事们一直在哄他吃饭、吃药,哄着他夹上指脉氧夹子。“为了消除陌生感,我们就和他聊天,问他名字和岁数,他很努力地想,却什么也答不上来。”侯芳说。

护士魏周仙给李叔叔叩背排痰,他大喊:“你打我干啥?”侯芳只能一边给他整理衣服,一边跟他说:“没打你,只是拍背,快快好起来,咱们就能回家了。不想拍,咱就休息一会儿。”叔叔的劲很大,一把就能把魏周仙推开老远,她只好再走过来,安抚好再继续。

“叔叔安静时总重复一句话:老张,吃饭。我们都好奇他一直在喊谁,第二天我才知道,老张其实就是他的老伴——10床的张阿姨。”魏周仙说。

侯芳和护士们给患者做治疗

张阿姨和李叔叔一起来的重症病房,但张阿姨的病情较重,治疗多,需要一直吸氧,讲话不方便。两人转进来的第二天,侯芳和魏周仙给张阿姨整理床单,发现她失禁了,自己却不知道。“我们一起给阿姨收拾,其间叫了阿姨的名字,等弄好,拉开隔帘,隔壁床李叔叔伸着脖子喊,大兰子,你怎么了?”侯芳说。

当时侯芳一愣问道:“阿姨,您是大兰子?”张阿姨点点头说:“就是,那是我老伴儿。”

侯芳和魏周仙感慨不已:“叔叔记不清自己是谁,却还能叫出妻子的小名,他一直念叨着‘老张,吃饭’,其实是记挂着老伴。”

在后面的日子里,叔叔不愿意做俯卧位通气,发脾气,张阿姨会转过头轻声说:“老头,我在你旁边,你别怕,听话。”她一发话,李叔叔就会安静下来。

通过治疗,李叔叔的状况一天天好起来,可以下地走了,但张阿姨还需要卧床治疗。每天,李叔叔下地活动时,都会径直来到张阿姨床边,坐在她身旁,用手碰碰张阿姨的胳膊,阿姨则一边吸氧一边看着叔叔,两个人每天都会这样待一会儿。“我们每餐都会发牛奶、水果,只要有苹果,阿姨都不吃,示意我们拿给叔叔,说他爱吃苹果。”侯芳说。

经过治疗,张阿姨也渐渐好起来,送两位老人离开重症病区时,张阿姨拉着侯芳的手说:“老头子这样好几年了,平时都是我照顾他,这次我们都病了,让你们费心了,真不知道该咋感谢你们。”

自从疫情以来,重症医学二科已经有多位患者转到普通病房,“看着患者们一天天好起来,发自内心的激动,觉得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重症医学二科主任马龙说。

来 源:天山网

责 编:董兵

版权所有 新疆医科大学 地址: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393号
新ICP备16003979号-1 新公网安备 65010402000143号
访问次数:
友情链接